蘋果酒窖——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第十集

2018年10月13日 酒窖設計 153 views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王佳如老師朗讀音頻

10 比恩的秘密蘋果酒窖

“再去個地方看看。”狐狸先生大聲說。

“我敢打賭,那個地方是哪裏,”唯一一個留下來的小狐狸說到,他是狐狸當中最小的一個。

“是哪裏?”獾問到。

“嗯,”最小的狐狸說,“我們已經去過博吉斯那兒,也去過邦斯那裏,但是還沒去過比恩那裏。”

“你說對了,”狐狸先生說,“可是你不知道我們將要拜訪的是比那裏的哪一部分?”

“哪一部分?”他們兩個一起問到。

“啊哈,”狐狸先生說,“你們就等著瞧吧。”

他們邊談邊挖,地道很快地向前延伸著。

獾突然說到:“狐兄,你一點也不為此感到擔心嗎?”

“擔心?”狐狸先生說到,“為什麽擔心?”

“所有這……這些偷竊行為……”

狐狸先生停下來不挖了,兩眼眯視著獾,好象怕完全傻了似的。他說:

“我親愛的長毛的老古董,你知道全世界有誰在他的孩子快要餓死的時候,也不偷幾隻雞?”

獾在深思的時候,出現了短暫的沉默。“你簡直太令人尊敬了!”

狐狸先生說到:“令人尊敬並沒有什麽錯呀?”

獾說到:“瞧。”

狐狸先生說:“博吉斯、邦斯和比恩正在外邊要殺死我們,我相信你明白這一點。”

“我明白,我確實明白。”細心溫和的獾說到。

“可是我們並不是要壞到象他們那種程度,也並不是想要把他們殺死。”

“我的確不希望那樣。”獾說到。

“我們作夢也沒有想到過那樣。”狐狸先生說,“我們隻是從這兒那兒拿點食物,以便讓我和我們一家活下去,對嗎?”

“我想我們是迫不得已。”獾說到。

“如果他們想那樣殘忍,那就隨他們的便。”狐狸先生說,“我們在這下邊可是寬容的和平二號者。”

獾把頭向旁邊一側,“狐兄,我喜歡你。”

“謝謝!”狐狸先生說,“那咱們現在繼續挖吧。”

五分鍾之後,獾的前爪碰到了某個平平的硬東西。

“這到底是什麽?”他說,“看上去象是堅硬的石頭牆。”

他和狐狸先生把土扒到一邊去,那是一堵牆,但是是用磚砌的,而不是用石頭砌的,這堵牆就在他們的正前方,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究竟是誰會在地底下建一道牆呢。”獾問到。

“很簡單,”狐狸先生說,“這是一道地下室的牆,要是我沒有搞錯的話,他就是我要找的東西。”

狐狸先生仔細地審視了一下這堵牆,他看到磚縫裏的水泥已經陳舊並且碎裂了,於是他沒費多大的勁,便鬆動了一塊磚,並把它抽了出來。

突然,從抽掉的那塊磚所形成的小洞裏,“忽”地一下露出一張長著胡須的尖瘦的小臉,並傳來怒氣衝衝的說話聲。

“走開,你們不能到這兒來!這是我的地盤!”

“天哪!”獾說,“是老鼠。”

“你這粗魯的畜生,”狐狸說到,“我該猜到會在這下麵的什麽地方發現你的。”

“走開,”老鼠尖叫道,“這是我地地方,是我先到這兒來的。”

狐狸先生滿麵笑容,他那白色的牙齒閃閃發亮。

“我親愛的老鼠,”他溫和地說,“我可是個餓壞了的家夥,你要是不趕快走開,我會一口把你吞下去的。”

這話起了作用,老鼠“嗖”地一聲飛快地向後跑去,不見了蹤影。

狐狸先生大笑起來,並開始從牆上抽出更多的磚,當他從牆上掏出一個比較大的洞時,他從洞裏爬了過去。獾和那隻最小的狐狸也跟在他的後麵,鑽了進去。他們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寬敞、潮濕而又陰暗的地窖裏。

“正是它!”狐狸先生大聲說。

“這是什麽?”

獾說到,“這地方什麽也沒有啊?”

“火雞在哪裏?”最小的狐狸盯著暗處說,“我想比恩是個養火雞的人呀!”

“他是個養火雞的人!”狐狸先生說,“但是我們現在不是來找火雞的,我們已經有了很多吃的東西了!”

“那我們還需要什麽,爸爸?”

“好好地再四處瞧瞧。”狐狸先生說,“你就沒看到有什麽東西讓你感興趣嗎?”

獾和最小的狐狸向半明半暗處窺視著,當他們的眼睛對黑暗習慣了的時候,他們開始看到,石牆的架子上放著一大批樣子象是玻璃罐子的東西。他們走近幾步,果然是罐子,有好幾百個呢!每個罐子上都寫著“蘋果酒”。

最小的狐狸一跳老高,“哦,爸爸,”他大聲說,“看哪,我們找到了什麽,是蘋果酒!”

“一點不錯。”狐狸先生說。

“真是妙不可言!”獾大聲喊到。

“比恩的秘密蘋果酒窖,”狐狸先生說,“但是要小心行事,親愛的!別弄出聲音,這個酒窖就在飼養場場房下麵。”

獾說到:“蘋果酒對獾特別好,我們把它當尿用。一日三餐,一次一大杯,另外,睡覺的時候,再來一杯。”

“它將使我們的宴席成為盛大的宴會。”狐狸先生說。

他們說著話的時候,最小的狐狸已悄悄地從架子上搬下一罐,喝了一大口。

“哦,”他喘息著歎道,“哦,您一定知道,這可不是從商店裏買的那種普通的低度蘋果器酒,這可是真家夥,是家用的烈性飲品!會讓你的嗓子冒火,肚子裏開鍋。”最小的狐狸氣喘籲籲道,“這蘋果酒真好!”

“喝得夠多得了!”狐狸先生說著,一把奪過罐子,把它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喝了一大口。

“真是妙極了!”他一邊吃力地喘息著,一邊悄聲說到,“不可思議,太美了!”

“該輪到我了。”獾說著,接過罐子,把他的頭向後仰著,蘋果酒咕咚咕咚地流進了他的嗓子眼裏。

“就象……,就象融化的金子,”他喘息著說,“哦,狐兄,這就象……,就像是飲用陽光和彩虹啊……”

“你們在偷酒喝!”老鼠尖叫道,“馬上把它放下,你們都快給我喝光了。”

老鼠躲在酒窖裏最高的那個架子上,從一個大罐子後麵向外窺視著,有一根小橡皮管插在罐口裏,老鼠正用這根管子吸酒喝呢!

“你喝醉了!“狐狸先生說到。

“少管閑事。“老鼠尖叫道,”你們這些笨手笨腳的大笨蛋,要是到這兒來弄得一團糟,我們都得被抓住。滾開!讓我安安靜靜地在這兒喝點蘋果酒吧!”

就在這時,他們聽見上麵房子裏的一個女人的喊聲:

“梅波兒,快去拿蘋果酒來。”

那聲音喊道:“你知道比恩先生是不喜歡等個沒完的,尤其是他在帳篷裏幹了整整一夜的時候。”

動物們都嚇呆了,他們一絲不動地站著,耳朵豎起,身子緊繃繃地。隨後他們聽到一扇門被打開的聲音,那扇門位於那段從房子通往地下室的石頭台階的頂端。

現在有人開始走向那些火雞!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ph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