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窖裏的那3000雙眼睛 —— 意大利酒莊之旅(之二)

2018年12月22日 公司新聞 137 views

Paolo Panerai 是意大利著名的出版人,記者出身的他在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經曆之一,就是在1978年采訪過中國領導人鄧小平,這個特殊的經曆也使得他和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2015年世博期間我們結識,他興致勃勃地觀賞過我主導的現代芭蕾舞劇《puzzle me(謎)》,並邀約我參與了在他們集團總部舉辦的米蘭後世博論壇。2018年七月他在米蘭主導的“一帶一路”論壇邀請我作為大會發言嘉賓,歡迎宴會期間我才知道他還有一項副業是關於葡萄酒的。

Paolo在意大利有四個酒莊,開始我對此不以為然,但當他的女兒Beatrice 和我談到他們酒莊的建築師時,我就不得不關注這個位於托斯卡納大區的酒莊了,因為這位建築師就是大名鼎鼎的Renzo Piano。

Paolo Panerai與蘇丹,於羅浮拉菲酒莊

我想區區一個酒莊項目竟然邀請高技派代表人物為他們設計,這其中一定大有文章。於是當Beatrice邀請我去參觀他們的酒莊時,我欣然應允。在他們發給我的文件中我看到了這個項目的概貌,尤其一張照片上展示的一束陽光射入酒窖中的戲劇性的圖像一直鐫刻在自己腦海之中揮之不去。它像是一處具備了神奇魔力的場所誘惑著我,在遙遠的地方召喚著我。於是時隔兩個月之後我重返意大利,滿揣著期盼踏上了拜訪這個神秘酒莊的路途。

羅浮拉菲酒莊(Rocca di Frassinello)▲

從佛羅倫薩開車到酒莊的所在地Chianti Classico 需要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沿途經過很多葡萄種植園。因為托斯卡納大區是意大利最富盛名的葡萄酒產區之一,窗外景色優美。山丘向陽的坡麵大量種植著葡萄,它們一行行一列列梳理著地表,生成獨特的肌理,在陽光和視角的調動下產生豐富的律動。當我到達土紅色的酒莊入口時,看到Paolo一家人衣冠楚楚地站在門口迎候。Beatrice衣著鮮亮,洋溢著種植園裏特有的明豔;而老Paolo的麵色卻凝重如積雲密布,好像巨星登台亮相前的那般冷峻莊嚴。

蘇丹與Beatrice Panerai ,於羅浮拉菲酒莊▲

羅浮拉菲酒莊(Rocca di Frassinello)是Paolo家族擁有的四個酒莊之一,於2000年與拉菲羅斯柴爾德集團(Rothschild Lafite)合作創建,背景不俗。酒莊建築由享譽世界的建築師Renzo piano設計,並於2007年落成。該酒莊位於保格利小鎮( Bolgheri)和蒙塔爾奇諾小鎮(Montalcino)之間的瑪爾瑪產區(Maremma)中心,這一地區的葡萄樹種植大約已有3000年曆史。也就是說從埃特魯裏亞人出現在托斯卡納地區時期開始,人們就已經在利用周圍的樹木作為葡萄藤的支撐點來種植葡萄,這一點,在當地出土墓葬的物品和壁畫中得到了證實。

羅浮拉菲酒莊地理位置圖▲

Paolo選擇了這個廣闊的丘陵地帶作為葡萄園的理想種植點,因為這裏視野開闊且富有變化。同時山巒起伏,非常適合葡萄園種植的坡地的要求。海風源源不斷的從海洋中吹來,帶走了這裏的濕度,並使這裏的冬天和夏天氣候都變得溫和。Paolo花了兩年的時間,將五塊總共500公頃的土地連成了一片,這也是我看到過的最大的葡萄酒莊園,站在酒莊望出去視線所及之處都在酒莊所有的範圍之內。

他們在其中將近一百公頃的土地上種植了葡萄樹,其餘地方則保持了原有的樹木和草場,這一切旨在保護領地內的森林樹木,鼓勵生物多樣性。瑪爾瑪地區的土壤非常適合基安蒂混釀葡萄的生長,葡萄園裏種植了眾多的葡萄品種,正是這些葡萄釀造出融合意大利與法國特色的最好的葡萄酒。

羅浮拉菲酒莊出產的葡萄酒▲

Beatrice Panerai

Renzo piano所設計的酒窖項目,選址在了羅浮拉菲酒莊所在區域最高的山峰之上,土紅色的建築在周圍蒼翠繁茂的綠色反襯下非常醒目。和建築師以往的作品不同的是,該酒莊建築是一座優雅的、具有鄉土氣息的、功能極強的建築。這位曾經設計了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建築師說:“你越愛一個地方,你就越會想把它變成自己的,你從一個想法開始,然後遊戲就結束了。”

在看到這個地方的第一眼,Piano就愛上了它,這也是迄今為止他設計的唯一一個此類建築。至今他總會深情的回憶起,他坐在直升飛機上俯瞰這塊場地的情景。最終這位偉大的意大利建築師,在這塊土地上麵留下了一個不朽的地標性建築。土紅色的建築、精巧的結構、細致的玻璃構造,奇妙的空間塑造共同構築了一種環境的詩性,和葡萄酒的淳厚勾兌起萬千美妙知覺,餘味綿長。

羅浮拉菲酒莊建築項目,Renzo Piano設計▲

從形而上的角度,建築師認為永恒的結構是一首光明的讚歌,他做的紅色塔樓是一個結構體更是一個地標。無論站在這個場域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它並感受到其隱含的理性與詩意的存在。在形而下方麵,Renzo Piano通過對釀造工藝和空間環境創新的結合,提升了酒窖的功能性。在葡萄酒釀造的初始階段,該空間放任這個釀造過程完全依靠重力因素,而不是機械的釀酒泵,因為後者的使用會使手工采摘的葡萄質量下降。

酒窖內部▲

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一行參訪羅浮拉菲酒莊▲

下沉的酒窖被果敢地挖到了岩石層,深達50米。統帥全局的那個精練挺拔的塔樓使用鏡麵係統捕捉到了太陽光,然後再把這樣一束光線投入昏暗酒窖的中心部分,最終呈現出戲劇般迷人的效果。這束光芒如心智的啟蒙、亦如喚醒沉睡中的酒釀,震撼人心。在那深沉的黑暗中,劇場一樣的酒窖空間裏麵,四周看台上整齊陳列著2500桶葡萄酒,他們就像圍著這個房間的警惕的眼睛一樣,在時刻觀察著酒窖的主人和客人。

酒窖內的晚宴活動▲

酒窖內舉辦音樂活動▲

Renzo Piano是高技派的鼻祖,現代主義運動中的高技派其特征就是那些讓人眼花繚亂的構造細節,工業感十足且精巧細致、層次分明。然而,作為高技派的開創者,Renzo Piano在這個設計中卻沒有絲毫的炫技嫌疑,而是展示了他另一方麵的才華——空間詩意的表達能力。

沉重而隱秘的酒窖和開闊飄逸的屋頂多功能廳同聚一體,情感上跨度之大抽離了日常經驗,終於形成了理性的真空。一個為劇場般沉浸式的體驗,另一方是飛毯之上淩空飄舉的自在灑脫,它們各守一方掌控著參與者的情緒。土紅色的外牆倒是頗有幾分鄉土氣息,翠綠色的門窗卻是建築師的符號。從層層疊疊平台上伸出的一層層的雨棚輕盈地出挑,讓建築從濃鬱的鄉土風貌中透出一絲現代氣質。支撐屋頂平台纖細的金屬支柱被葡萄藤盤繞著,像是有意回避工業感所產生的冷漠。

羅浮拉菲酒莊酒窖開闊的屋頂平台▲

在羅浮拉菲酒莊的項目裏邊,不僅體現了精湛的葡萄酒釀造技藝和富於想象力的空間設計手法,同時也融合了濃鬱的曆史文化元素。利用場地中的考古發現,酒莊的主人和文物修複專家以及室內設計師一起,共同探索和表現了現代葡萄栽培、釀造,與埃特魯裏亞文明之間存在的某種聯係。這種良好的人文構想使得酒莊主人開啟了羅浮拉菲酒莊“埃特魯裏亞人文明”的研究項目,該項目旨在探討3000年前在這片土地上蓬勃發展的葡萄酒釀造文化。

埃特魯裏亞文明圖像▲

結合埃特魯裏亞文明設計的葡萄酒包裝

托斯卡納考古事務管理局會同佛羅倫薩大學埃特魯裏亞文化研究部與Paolo 一起組建合作團隊,使用專業的技術對當地墓穴考古發掘的物品進行了修複和研究。係以葡萄酒的釀造為線索,將羅浮拉菲酒莊建設為一個不僅僅是生產葡萄酒的場所,而且是一個藝術與文化的聖地。這個項目的重點在聖傑爾馬諾墓地的發掘上,這是維圖羅尼亞古城最重要的考古遺址之一。建於公元前七世紀下半葉和公元前六世紀上半葉之間的八個巨大的墓葬,現已被保護和恢複,同時成為一個麵向旅遊者開放的區域。其他一些最近的發掘還將在未來的幾年內持續進行開發和修複。

這些墳墓過去曾經被盜,但今天依然出土了許多迷人的物件,包括陶器和金飾等。其中有許多和當時葡萄酒的釀造、飲用有著緊密的關聯,像是用於喝葡萄酒的高腳杯。所有這些物品都在另一位著名設計師Italo Rota 手中,變成了一個精彩絕倫的展覽。

羅浮拉菲酒莊內的特魯裏亞文明遺址

特魯裏亞文明遺址出土的文物

Italo Rota 是上個世紀80年代巴黎奧賽美術館改造的主要的負責人之一,在意大利有很多重要的作品。同時他是一個癡迷意大利葡萄酒釀造和品鑒的建築師,2015年米蘭世博會葡萄酒展館的創建即由他擔綱。在此他不僅充分利用考古的研究成果,恢複了埃特魯裏亞文明時期的服飾和儀式,還生動風趣地運用3D打印技術,把酒莊主人的家族成員麵貌巧妙融入展覽的內容中,將當下和曆史進行了融合。

酒莊內埃特魯裏亞文明展廳 / Italo Rota設計▲

一整天的參觀和暢談之後我發現Paolo才是整個酒莊的總導演,他的謀略不僅僅體現在酒業發展方麵,還包括美學思想。這儼然也是一個複雜的釀造過程,需要混合、調配和耐心等待。在這個複合的過程中,他把對葡萄酒卓越品質的追求和建築美學、視覺表現以及地域文化、曆史考古完整地結合起來。他不僅誌存高遠而且信念堅定,看得出來他欣賞極簡主義的藝術和設計,並不惜一切代價去追求那種理想境界。更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做事一絲不苟,對待每一個細節都可謂煞費苦心,不能容納有一絲的瑕疵。因此,對於酒莊中一個中等規模的建築,他竟然使用了兩位曾經在法國建築史上留下輝煌業績的意大利建築師,似乎也不是那麽讓人驚訝了。

羅浮拉菲酒莊收藏,Italo Rota攝影作品

在這個項目裏,兩位優秀的建築師也確實傾盡他們的才情,為這樣一個精致又浪漫的酒莊奉獻他們的才華和奇思妙想。Renzo Piano 不僅設計了整個的建築,展示了他嫻熟的建築空間組織和構造設計方麵的才藝,他還在這個第一次涉獵的酒莊項目裏邊,匠心獨運地把空間設計和葡萄酒的釀造以及生產、運輸、管理流程結合在一起。發酵罐的填充口設在了可以上車的屋麵,這樣保證了發酵車間的潔淨和運輸的便捷;最神奇的是在品酒的房子裏邊,嘉賓們坐的那張精致的玻璃長桌兩側,每一位賓客麵前的桌麵下方竟然有一個精致的抽屜,拉開以後裏邊就會出現潺潺的流水,據說這是便於品酒師在品酒的時候使用的。這個設計在整個酒莊的設計之中當屬最為精微的細節,都盡在建築師的掌控之下。

羅浮拉菲酒莊,用於品酒的玻璃長桌▲

承擔展覽展示設計的Italo Rota也是這樣,他不僅設計了埃特魯裏亞文明酒文化展廳,其個人的攝影作品也大量布置在了這個酒莊的公共空間中。Italo Rota的攝影虛幻飄渺,試圖超越客觀的物像並在時間的搖曳中去尋找存在。這些圖片被極為精細地夾在兩片有機玻璃之間,它們如同在鄉土的現實中浮現出來的幻象,表訴著這塊土地的前世今生。

Italo Rota攝影作品

這些年我看到包括法國Rosechild Lafite在內的許多酒莊,都在嚐試和藝術家的合作,合作方式從邀請藝術家設計酒標到酒莊攝影等多種形式。和這些常規的方式相比,Paolo在羅浮拉菲酒莊中體現出的膽識絕對是出類拔萃的。它顯得那麽孤傲,如一騎絕塵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phones